妘骓

cp都随意逆...盾冬/锤基/冬寡/红银/贾尼/铁辣椒/brolin/AM/SD/苏靖...反过来的比较吃冬盾,其他随意。偶尔吃叉冬单箭头。绝对不吃DT。性转吃。ABO看情况...想吃哨向文啊啊啊

Lof 搞什么鬼一个tag 都刷不出来

菲酱新片已定:《黑狮》(Black Lion)

哇啊啊啊啊啊啊超级棒啊

星星与甜橙:

又一个史实传记剧,菲酱演英国战地记者Carlos Mavroleon,希腊航运业大亨Mavroleon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英-希混血(然而历史原人混-三声-的实在不怎么成功,叹),曾就读伊顿和哈佛,毕业后在华尔街做投|资和贸易工作,苏-阿战|争爆发后当了战地记者,为此不惜与父亲闹翻。这位二世祖也是一只神人,毁誉参半:他是最早发现巴||基|||斯||||坦与绿||恐密切联系的西方记者之一,拿起武||器抵||抗过苏||联入|||侵;在伊顿时就各种能闹腾,级长、学监和校长的藤条都打不服,去了阿富汗之后竟敢加入sheng(4)zhan(1),给sheng(4)zhan(1)组织领|||袖当保||||镖(身体素质应该挺好的吧,毕竟藤条都打不怕嘛- - 对了前牛津赛艇队那位希腊裔英籍队长还是他远房侄子)。1998年他接了“60分钟”一个采访任务,在克林顿轰|||炸阿|富|汗期间秘密潜回阿境内的部落。任务期间他被发现死在了白沙瓦一家廉价motel,身边和体内都有大量du(2)pin(3),时年四十。他的死因至今成谜(家人坚信是遭到陷|||害的,一些组织推测是zhzh an sha)。

菲酱这是胆子演大了开始狂飙演技了么……这种争议人物都敢接……服了- -分明是只斑比,肿么演狮子啊,还是个黑的ORZ 这个性格也差得有点儿大啊……(不过菲酱你演的开心就好,你演啥我就看啥,我从8岁看我男神各种烂片长大的这个心理承受力妥妥的)

【看到世家子哈佛华尔街什么的还以为前半部分拿Wardo的剧本拍呢23333要不就是ao3上文改编的,Wardo受伤后看破红尘了什么的,得,干脆当战地记者去吧……(住脑!)】

下图是历史本尊【啧,哪里有菲酱颜值1%啊,这张也是30多岁……果然世家公子也分Wardo那样的和不是Wardo那样的= =+(不过好像希腊血统就是很难混好看了……)】


顺手摸张27号的fans照,还是捕捉到国家剧院排完天使下班的菲酱~ 



(拍这个的粉丝twt账号:@DoullaCroft)



剪掉的这段真的是非常戳心.......又甜又虐............

星星与甜橙:

看了钢锯岭的Deleted scenes,其实都是特别棒的场景呀!真的不该剪的好可惜55555

特别是最后的“散兵坑夜谈”,原来比电影里的对话要多!Smitty牺|牲前抓着Des说“我好怕,我好怕”原来不是突然的,在“夜谈”shan jie戏份中做了铺垫!【小战神其实白天也挺害怕的,但是硬撑着不肯承认,又特别想找人倾诉一下,于是试探地问小医务兵“白天你怕了吗?”,小医务兵淘气又温柔地笑着说“哎呀怕死了,就像一只长尾巴猫因为偷chicken被扫帚撵着打……”】(还唯一一次违背信仰说了F字,我想一个是为了安慰小战神一个也是,真的好害怕吧T________T)这段多好啊!!!有了这段最后牺|牲前那段戏份更催泪啊…… 

然后……剪掉了Teach好多戏份……其实看了就更觉得,Teach真是个好人啊!

B站还没过,明天发(通过的话)。

写着作业听beautiful in white,  突然就特别心疼smitty... 内心这么温暖的男孩子从小硬是长了一身刺。Smitty有过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吗...有没有信任过什么人...? 小战神笑起来那么可爱啊。

【Evanstan】Never Know(上)

捂心口......这样的设定真是特别打动人,狼狈着努力着真诚地去爱的两个人。尤其自己很是在struggle的时候...在平行世界相爱的evanstan啊我的小太阳。

semiquaver:

电影演员桃x音乐剧演员包

从一月份看过La La Land以后一直想写,灵感来自它


1


认识Chirs是个意外。那时候他孑然一身,四处碰壁,住在纽约破旧的公寓了,终日推销自己。

纽约是个龙蛇混杂的城市,曼哈顿精英们住在漂亮精致的高楼里,而多得是流浪汉和穷人无家可归。Sebastian没有那么差也没有那么好,他是个小人物,他的生活不够好,但却也不至于饿死。

捡到Chris那天他刚从剧院出来,他总算演了个小角色。穿着滑稽的戏服,只有几句唱词,他的声音混在所有的演员中,不论他多么努力,都无法分辨。其实不要说声音,连他的脸上都涂着那么厚的油彩,站在暗处,或许连他的亲人都认不出来。

但至少他上台了,这已经足够好了。

他的肚子饿极了。他不光要跑龙套还得在剧院后台干活,化妆花掉了他最后一点休息时间。但这没什么,他抱着东西从剧院后门匆匆走出来的时候,摸了摸口袋,至少他在回家路上还能买个大大的卷饼。

他就是在那个小小的卷饼店遇到的Chris。金发的大个子有点邋里邋遢的,有些窘迫地站在柜台前,表情就像是只受伤的金毛。

那就是他第一次见这个男人的模样。可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脸上的妆还没完全卸干净。

Chris后来说起来,说他们像是两只可笑的猴子。

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Sebastian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伸出手帮那只大型犬一般的男人付了餐费,并带他回到了自己那间小小的公寓,那里甚至连Chris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Sebastian把手上的纸袋放在一旁的小柜子上,转头对Chris说,“你好,我是Sebastian。大概算是个音乐剧演员。”

对方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笑起来:“Chris,大概算是个电影演员。”

Sebastian想,一切都是从这个笑容开始的。

 

2

Chris庆幸自己那天遇到的是Sebastian。那个笑容可爱的有些害羞的男人。他来到纽约打拼,却在第一天晚上就丢掉了所有证件和钱包,口袋里的零钱连一个卷饼都买不起。

然后,Sebastian就出现了。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那家有些脏兮兮的小店的门,嘴唇红得有些不正常,眼角还有没擦干净的眼线。

他像只受惊的鹿,瞪大了眼睛然后把东西放到旁边的木桌上,对着不耐烦的店主小心翼翼问道:“他还差多少钱?”

然后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好吗?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Chris想那是他听过的最美好的声音。即使时隔多年,听过太多的音乐剧,见过太多的歌手和演员,他仍然那么认为。并且愈发那么认为。

他就那么住了下来,在Sebastian的小公寓里。这里没有像样的家具,甚至没有单独的卧室,Sebastian有个破旧的床垫,Chris只能夜夜和他挤在一起,好在他们都不介意。

Sebastian在剧院的工作很忙,他要帮忙搬道具换场景,要给那些大牌的演员端茶倒水,然后在间隙给自己换上滑稽的戏服,站在舞台上当个又唱又跳的背景板。

Chris大多时间也很忙,他在一家餐厅工作,同时等着他那无数个试镜的结果。他们会在夜晚回到家的时候蹲着围在那个矮小的桌子旁一起吃饭,大多时候是Chris利用工作之便带回的餐厅外卖。Sebastian总是很满意。他吃得脸颊鼓起来,像是饿坏了。

他或许真饿坏了,Sebastian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Chris把滚烫的茶水吹冷推到他的手边,Sebastian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谢啦哥们儿。”

他们交流这一天中的趣事。Sebastian偶尔会说起那些音乐剧明星的后台八卦,而Chris则会分享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试镜。

“真希望尽快在大荧幕上看到你。”Sebastian总是这么说。

而Chris对他说:“你会是百老汇最明亮的新星。”

 

3

 

Sebastian是在三月份拿到那个角色的。他的卖力演出终于被一位年轻的制作人看上,邀请他去演一个小制作的男主角。那不是出有名的剧目,甚至连导演和制作人也名不见经传,想要在百老汇赢得什么着实困难。可Sebastian喜欢剧本,也喜欢他的角色,那个快活的小军官。

他从制作人的办公室出来时,外面已经下起了雨。他没有随身带伞的习惯,何况他是结束另一家剧团的工作才急匆匆地跑回来的。他蠢极了,连钱包都忘在剧院化妆间,身上的硬币甚至不够一次公交车的钱。

可他快活极了,他迫不及待地要告诉Chris一切。他自己都压根儿没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Chris分享一切已经成了他生活的常态。

Sebastian冲进雨里,雨水砸在他的头上,顺着他的脖子钻进他的身体里,让他忍不住发抖。可是他却几乎要跳起舞来。

或许他真的跳了起来,不知道是哪一部剧的舞步,他一边跑一边踢起路上的水花,向他走来的女士们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低下头说着对不起,然后又踏着轻快地节奏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哼起了《雨中曲》,只觉得自己大概确实真的有电影里那么快活。他低声地哼唱着,穿过人群,穿过街道,最后撞进Chris的怀里。

男人穿着他的夹克和牛仔裤,还戴着他那顶蠢极了的帽子,打着把黑色的长柄伞,手上还拎着一把折叠伞。

“Seb?”Chris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怎么淋着雨跑回来了?我给你发了短信,我会去剧院接你。”

而Sebastian看着他的蓝眼睛,动了动嘴唇,鬼使神差地接着唱下去。

“The sun's in my heart

And I'm ready for love”[1]

 

4

 

这是个意外之喜。Chris拿着伞出门的时候绝没有想过他和Sebastian会在雨中一路吻回来。

他甚至没空去想为什么他要吻这个男人,吻他的室友,他的哥们儿,他的好朋友。当Sebastian在雨中站直身体然后开始笑起来的时候,Chris就把手上的伞扔开了。

他想他是被那双眼睛和他的嗓子迷住了。

他慵懒的快乐的歌声就在他的耳边,Chris怎么会不为他着迷。于是他揽着他的腰,在雨中吻他冰凉的嘴唇。

那是个乱七八糟而疯狂的夜晚。他们刚刚撞进门就急不可耐地滚在一起,吻彼此湿漉漉的头发,吻彼此冰凉的皮肤、细密的睫毛和柔软的嘴唇。Sebastian急躁又害羞,他仍由Chris把他压在那张床垫上,他们好几个月同床共枕却别无二心的地方。出租的小公寓里还有开了一半的零食,垃圾桶里的外卖盒,他们脏兮兮的衣服塞在脏衣篓里,床头柜上放着Chris刚刚拿回来的剧本。

他附身下去吻他红润的嘴唇,听他的呻吟和笑声从接吻的间隙中流出。他们的吻持续得太长,每一次都如同窒息般快乐而迷惘,他们浑身湿透,不断地大口呼吸,却又好似无能为力,就如两尾濒死的鱼。

Chris抱着Sebastian的脊背,他们相拥而眠,在一滩湿漉漉的衣服中间,在破旧的公寓角落里,睡得安稳。

 

5

 

Sebastian是在Chris的怀里醒过来的。他们用一种极其别扭的方式抱在一起。Chris吻着他的额头,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腰部。

男人和他贴得近极了,Sebastian可以一根根数过他的睫毛。那实在太多了,他数了好几遍都没数清,直到那睫毛的主人醒过来,用自己细密的胡茬蹭他的下巴,用他的额头抵着自己的额头。

“Chris,我拿到了一个主角。”Sebastian用手抵住他不安分的嘴唇,蜷缩着身体向墙靠过去,躲开Chris那调皮的双手,笑着说。

Chris瞪大了眼睛,然后笑出声来,他笑得那么恣意,整张床垫都随着他的动作抖动起来。Sebastian拿手去戳他的脸颊,却被他捏在手里亲吻。酥麻的微弱的痒从他的指尖传过来,就像是一道电流,直到Sebastian也终于随着他傻笑起来。

他们就像是两个傻瓜,在旧床垫上笑得停不下来。他们额头抵着额头,身体摩擦着身体,连气息都交融在一起。

“你太棒了,Seb,快告诉我是哪部剧!”Chris吻他,又滚到床垫的另一边,故意用他跌宕起伏的腔调说着,“哦,别是《歌剧魅影》吧!”

Chris从床上翻起来,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做了个极其夸张的动作,就像是滑稽戏的演员。他捏着嗓子装做女声的样子着实让人想笑,眼神却深情温柔而专注。

“Say you love me every waking moment

  Turn my head with talk of summertime”[2]

Sebastian靠着枕头大笑起来:“Chris,你可唱得太糟糕了。还有这段是Raoul和Christine的唱段,Raoul可不算男主角。”

可Chris还在唱着,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打进来,照射在他金棕色的发梢,就如舞台上的追光。即使他捏着女声唱得滑稽,可他又同时唱得那么深情。

“还有,我当然没机会去演歌剧魅影……”Sebastian的声音越来越低了,“那是部小成本的剧,新剧本,但我很喜欢,我可以讲给你听。”

Chris望着他,唱完了他的最后一句,朝着坐在床垫上的Sebastian伸出了手。

他蓝色的眸子映着金色的阳光,伸出的那只手仿佛有魔力。Sebastian望着他的眼睛,终于伸出手去。他接着Chris唱下去,望着他的眼睛,靠在他的怀里,沐浴在那一束阳光里,仿佛置身于最盛大的舞台上。

“Chris,”Sebastian的声音轻而缱绻,略去了名字最后那个音节,“that's all I ask of you.”[3]

——TBC——


[1]:出自电影《雨中曲》插曲Singin'in the Rain

[2][3]: 出自《歌剧魅影》:All I Ask of You. 让我们为女高音桃喝彩(住口 最后Seb唱的那句原句是“Chritine,that's all I ask of you.”擅自改词的包包。

其实这段唱词特别美,在十几年前一举抓获了我的少女心。

Then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 one lifetime   

共享爱的甘醇,共享这生命 
Let me lead you from your solitude ...               

让我领你走出孤与寂。 
Say you need me with you here, beside you ...        

我会陪你,此生此情不渝, 

anywhere you go, let me go too –   

就算天际,你我形影不离

(这是Seb那一句前面的一小段歌词,这首歌可好听了,大家快去听)

贴个莎拉布莱曼版本的地址: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