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互攻/锤基/Smides/Thominho/冬寡/红银/Brolin/AM/SD/苏靖/孙朴/...逆都吃。叉冬炮灰单箭头。

【盾冬】完美先生室友总是抱着我哭怎么办 01

翻到这篇半年前的存货...突然又被戳中萌点,放出来继续写。

盾25,冬26。冬人前完美先生,私下其实是个敏感的哭包。性格偏巴基,日常撩的那种。

预警:冬寡是青梅竹马,没有感情线,但是关系特别好,冬哥超级宠寡姐,偶尔调个情让大盾吃醋助攻。强烈洁癖的话注意闪避哈。

梗来自北美吐槽君,链接找不到了,大概就是室友是个看起来各方面超完美的学弟,可是住着住着发现室友其实是个哭包,大事小事都会跑来抱着我哭唧唧怎么办?

-----------------------------

1.

纽约的房价又涨了。

看着即将到期的租房合同,从神盾学院以创纪录的成绩毕业,领了三年神盾局可怜薪水的史蒂夫趴在他布鲁克林单身公寓小小的床上,‘这日子没法过了。’


2.

周一早上九点。

‘还是找个室友合租吧,’  娜塔莎拍了拍隔壁办公桌后金灿灿的脑袋,史蒂夫抬起头,露出愁了一夜愁出的黑眼圈,‘信息部的莎伦就很不错,性格很好,也不会随便往家里带人。’ 娜塔莎眨眨往前探身,毫不意外看到史蒂夫给了她一张‘噢天呐不是吧’的脸。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黑眼圈又重了一些,‘真的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并不急着和什么人交往。是的Nat我知道你第384次给我介绍室友并不只是单纯的想给我介绍室友。’ 

‘好吧老处男,’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走开了,‘不过说真的,有个室友分担房费总归不错。’ 

‘可是大家都有固定室...’

伸着脖子朝娜塔莎的方向抱怨的史蒂夫被开门声打断了。一个棕发男人走进他们的办公室。他的头发大概能及肩,但史蒂夫不太确定,因为它们都被扎到了脑后,大概是扎得匆忙,有几缕头发落下来,发梢蹭在眼角和下颚,猫似的绿眼睛像盛了光。同样耀眼的是他的左臂,金属胳膊让他看起来像个什么电影里酷炫的反派,男人一身黑,半透的 T恤衫下隐约能看出劲瘦的腰身。史蒂夫被晃得不知道该把眼神放哪里。

‘…友了,’ 好...新潮,史蒂夫边僵硬地挤出最后几个字边暗自感慨。

门口的男人听到声音转过身,几步走到史蒂夫身前伸出手。

‘嗨,我是詹姆斯巴恩斯,大家都叫我巴基。’ 巴基从视线和史蒂夫对接的一瞬间就笑起来了,谁能想到这个下颚线条能杀死人的男人笑起来像颗棉花糖,眼角的笑纹仿佛都能挤出蜜糖来。

史蒂夫站起来的时候先是撞到膝盖,伸手又打翻了桌上的笔筒,差点让咖啡撒到裤子上,最后迷迷糊糊想着年纪大了熬不起夜了的史蒂夫终于顺利握住了对方的手,‘罗杰斯史蒂夫,额,我是说,史蒂夫罗杰斯,叫我史蒂夫就好。’ 

铁臂男人笑得眼睛都迷了起来,‘看起来有的人得去领加班补贴了,’ 他的玩笑开得恰到好处,窘迫不已的史蒂夫得以稍稍喘口气,‘我刚从华盛顿的情报处调过来,希望以后能相处愉快。’

‘噢 James!’ 一道黑影闪过,娜塔莎从不知什么地方窜出来吊在巴恩斯的脖子上,‘你调来纽约居然不通知我一声。’ 平时总是霸气冷艳的‘黑寡妇’龇牙咧嘴地对着新来的同事皱鼻子,一旁的史蒂夫怀疑自己根本没睡醒。

‘专门给你的惊喜,’ 新同事搂着娜塔莎的腰——他居然敢搂黑寡妇的腰!史蒂夫突然对他升起一股敬佩之情,在娜塔莎额头上印下一个轻吻——他居然吻了黑寡妇的额头!被娜塔莎在任务中强吻过一次的史蒂夫对新同事更加佩服了,新同事冲娜塔莎眨眨眼睛,‘我的漂亮姑娘。’ 

近距离见证新同事和娜塔莎调情后没有挨打或是被嘲讽,而是收到一个回抱的史蒂夫这时候觉得瞌睡已经全醒了。

‘所..所以你们,额,’ 史蒂夫的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打转,思考该怎么措辞才不显得没礼貌。不过没等他再开口,娜塔莎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似笑非笑地向史蒂夫介绍,‘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他还做过我的格斗教练。’ 娜塔莎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满脸不可思议的史蒂夫。一旁的新同事也收起乱放电的状态,规规矩矩对着史蒂夫微笑。

‘噢噢 ,抱歉,我太唐突了。’ 史蒂夫觉得自己需要第二杯咖啡。


3. 

这天上午,新同事进进出出地搬运自己的办公用品,而史蒂夫破天荒地没有在12点前就把一天的任务提前做完。午饭时间到了,娜塔莎又一次悄无声息地从史蒂夫办公桌隔板上方探出头,‘别忙了,’ 娜塔莎看着史蒂夫手边一摞没完成的任务报告眨眨眼,‘我和 James 去楼下咖啡厅吃午餐,你也一起吧。’

史蒂夫的直觉告诉他要拒绝,因为娜塔莎从不没事约人吃饭,‘你们叙旧我就不打扰了吧,’ 他企图逃过黑寡妇的蛛丝,但娜塔莎直接歪在他的桌前,高跟鞋一点一点,‘你作为我们特勤队队长,有新人加入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吧,嗯?’ 娜塔莎说得轻飘飘的,史蒂夫却觉得后背直发凉。

‘好。’ 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史蒂夫已经答应下来了。

咖啡馆明亮干净,音乐舒缓,坐在对面的新同事看起来虽然很酷,但脾气很不错的样子,让史蒂夫感到放松不少。

‘真高兴能回到纽约,华盛顿真是太无聊了。’ 巴恩斯主动打开话题,让不擅长和陌生人闲聊的史蒂夫松了一口气。

‘你也是纽约人?’ 史蒂夫放下刚要送进嘴里的饮料。

‘是啊,我在布鲁克林长大。’ 店里空调打得很足,巴恩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史蒂夫喝下一大口柠檬水,‘太巧了我也是!你在哪一个街区?’

‘你这么突然调回来,现在在哪里住?没记错的话你家的房子早就卖了。’ 娜塔莎看着人口调查一样的两个人突然插话,把嘴里的玉米片咬得咔嚓响,史蒂夫听得莫名一阵冷战。

‘我暂时住在朋友家,正在找房子呢,’ 随着他说话的节奏,巴恩斯耳边的碎发一晃一晃,‘要是找不到的话我就得去睡你家沙发啦。’ 正说着话的人突然对着娜塔莎瘪瘪嘴,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史蒂夫的餐还没上,他又喝下一大口冰柠檬水。

‘我家可没地方给你睡,’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又看向发呆的史蒂夫,‘你不是要找室友吗?要不你们两个先凑合凑合?’

‘我什么时候说——’ 史蒂夫一转头看到巴恩斯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有点噎着了,‘额,我是说,James, ’

‘叫我Bucky 就好。’ 对面的人又笑了,他好像总是在笑。

‘Bucky,’ 史蒂夫突然觉得这个昵称有点太软绵绵了,让自己不好意思喊出口,‘你要不要试试看和我,额,合租?’ 史蒂夫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僵硬在椅子上,差点忘了呼吸,而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好啊。’ 巴基几乎是踩着史蒂夫的话音尾巴接口,史蒂夫则松了好大一口气。

饭还没吃上,史蒂夫就给自己找了一个新室友,独居多年的神盾黄金单身汉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4. 

两周以后,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正式结为,不,是成为了室友。史蒂夫的单身公寓只有一个卧室,但好在客厅不小,他们在客厅安装了隔断,分割出一块空间作为巴恩斯的卧室。虽然这样一来客厅除了一张小小的饭桌就放不下其他东西,但是两个人都有足够的生活和私人空间。

史蒂夫原本对于与人合租这件事非常不安,他有点小洁癖——生活上和心理上双重的,并且不擅长与人搞好关系。仅仅是想象合租生活就让他浑身紧绷。好在经过两周的相处,史蒂夫觉得巴基会是个不错的室友。巴基转到特勤队后火速成为了最受欢迎队员。他的办公桌干净整洁,还养着两盆可爱的多肉,业务能力十分过硬,为人也风趣仗义,虽然爱赌并且有时候喜欢爆粗,但就连他说脏话大家都觉得十分可爱。他可以一个人端掉一整个毒fan窝点,也总是能敏锐地发现姑娘们把水红色指甲油换成玫瑰红色以后微妙的不同并且真诚地表示赞美。挑剔如史蒂夫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相处起来非常不错的家伙。

巴基搬进公寓以后史蒂夫就更加这么觉得了。他从来不吵闹,也不带奇怪的人回来过夜,他的厨艺甚至好得过分。史蒂夫简直愿意家务全包来换巴基每天做饭,只可惜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这不太可能。

合租的第三周,特勤队员们难得碰到了一个清闲的周末。从超市拎着四个巨大的购物袋回到家的史蒂夫刚想提议晚一点出门喝一杯,就隐约听到抽泣的声音。

史蒂夫吓了一大跳,脑子里一瞬间飘过了从‘闹鬼了’到‘有人绑架人质到我家’的二十种假设。轻手轻脚放下购物袋,史蒂夫摸了一把小刀悄声挪向声源。抽泣声从客厅的隔断后传出来,史蒂夫神经高度紧张,一手持刀一手迅速拨开隔断的帘子。

‘哗啦——’ 扯开帘子的史蒂夫举着刀愣在原地。

巴基穿着睡衣窝在床上,腿上搁着笔记本电脑,好像还在播放着什么。那张平时干净漂亮的脸蛋布满泪痕,鼻尖通红,下巴一抖一抖的,睫毛都快被眼泪糊到一起了。小声抽泣的巴基一抬头看见史蒂夫,哇的一声直接哭了出声。平时总在眼睛前面晃晃悠悠的头发此时黏在脸颊上,被越流越凶的眼泪一遍一遍冲刷。

‘B..Bu…Bucky…你你你怎..怎么了?’ 史蒂夫吓坏了,丢下刀冲过去。巴基像小孩子一样扑上前抱住史蒂夫的肩膀,哭得打起嗝来,一哩哇啦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而史蒂夫一句都没听懂,只好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慰,并不停地抽纸巾递给他。

刚刚躺在巴基腿上的笔记本这时候歪到了一边,史蒂夫搂着巴基,伸长了脖子去看,试图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把他刺激成这样。

视频似乎已经结束播放了,屏幕上一片黑。史蒂夫把视线移到播放器的顶端,看到小小的一行字。

“The.Notebook.2004.BluRay.1080p” *


TBC

-----------------------------------

The Notebook: 就是电影恋恋笔记本啦,非常经典的一部爱情片,男女主老了以后,女主老年痴呆不记得了,男主每天抱着笔记本给她讲他们年轻时跌宕的爱情故事。非常虐。虐到哭掉一盒纸巾。

冬刚出场的衣服我是脑补的包子那套半透明 T恤窄腿裤 hhhh 特别骚包。


评论 ( 26 )
热度 ( 305 )

© 妘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