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互攻/锤基/Smides/Thominho/冬寡/红银/Brolin/AM/SD/苏靖/孙朴/...逆都吃。叉冬炮灰单箭头。

【Smides】巴别塔海棠 01 (修文)

CP: 前杀手Smitty Ryker (23) /烘焙店小傻瓜Desmond Doss (17)

梗概:正剧向HE。曾经是杀手的 Smitty 在被前雇主找上门以后一路逃到弗吉尼亚,在林奇堡被天生迟钝但善良可爱的Desmond救起,而有一天,Desmond给总是看起来苦大仇深的Smitty送上了玫瑰花....

预警:这里有 Des 小天使 zz 设定(真·zz), 智力发育缺陷,但是能治好(不然怎么开车?) 以及有原创路人角色。

版权:脑洞来自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 ,这么可爱的脑洞,抱住亲亲,希望能写出 Smides 万分之一的可爱。


Chapter 1

Smitty Ryker几乎感觉不到踩着油门的右腿。遮阳板坏了,阳光大刺刺地灼烧脸上干结的血。皮卡听上去随时会散架,驾驶座靠背和衬衫之间糊着汗和血。每呼吸一次 Smitty就觉得肺里更黏滞了一点,他在81号公路上开了四个多小时,左手堪堪捏着最后一支烟。

在新奥尔良呆了一个月的 Smitty 原以为自己的生活真的从此安静了。不需要操心空了的弹匣,也不用在车上常备清理血污的工具。干最后一票时说着“干完这个就去把孩子从老不死的那里接回来”的同伙早就烂在了不知道哪个下水道里,了无牵挂的 Smitty 倒成功脱身,车尾一摆闯进了活色生香的新奥尔良。

新奥尔良是个好地方,十块钱喝得烂醉,二十块钱进脱衣舞俱乐部,不花钱也可以在夜晚的波本街,被满地酒瓶子和戴着一脖子劣质塑料项链,大笑着撩起上衣摇晃胸脯的少女*包围。这里什么浪子和坏人都有,没有人去注意一个沉默的硬汉。

可前雇主还是找上门来了-不愿再打猎的猎狗就得宰干净。Smitty 操着酒瓶子剔骨刀把来做“清洁”的人干得血汁四溅,咬着刀柄往伤口上倒威士忌的时候还不忘嘲笑一下自己竟然妄想能过上普通人的日子。

旧皮卡轰隆隆地驶远,烧得噼里啪啦的车库在热闹的新奥尔良缩成一个黑点。

烟烧到头了。Smitty 知道自己半个小时以后就会昏得不省人事,一秒钟都不多。 皮卡已经开进了弗吉尼亚,在下一个匝道口他拐出公路向城镇开,在晕过去的前一秒猛甩车头油门踩到底开进一旁的荒地。Smitty 不知道是否还能醒过来,但他尽力了。

过了仿佛有一辈子那么长,Smitty 被饿醒了。肚子里极度的空虚甚至让他忽略了疼痛。随着五感逐渐恢复,Smitty闻见松木的味道,洗衣剂的清香,一阵一阵飘过来的馥郁的面包香味,还有从他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微弱的血腥气。不远处木质楼梯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有什么人正在往上走,通过声音判断应该是个瘦高个。Smitty 想要从床上跳起来捞起手边最锋利的东西,但他动不了,连抬头都费劲。

一张汗涔涔白里透红的脸凑上来,来人靠得太近以至于 Smitty摈住了呼吸。

“你醒啦!” 脸的主人雀跃了一声,还没等 Smitty 看清他的模样,就噔噔噔地跑下楼,又噔噔噔地跑回来,手里还捧着一只白瓷碗。

Smitty 警惕地盯着蹲在床头的男孩,试图看出点什么不怀好意来,可是半晌,他只看到男孩睁着焦糖色的大眼睛打量自己,捧着碗的手指细白修长没有老茧,侧脸还沾着点面粉,整个人像清晨的露水,一眼能望得透彻。男孩殷切地把碗往他面前凑了凑,碗的边缘几乎碰到 Smitty 的鼻尖,他依然坦荡地盯着 Smitty ,因为炎热的天气和刚才的奔跑而呼吸急促,鼻尖挂着汗珠像一只玩耍过头的幼鹿。

Smitty这才分神瞅了一眼递到眼前的东西。一碗煮透的燕麦,颗粒饱满质地粘稠,上边满满当当地铺着一层红红紫紫的莓果,中间还小心地插上了一颗薄荷。这看起来是该出现在放着美妙音乐的咖啡馆里的食物,而不是给他这种人的。

男孩还在盯着他看,又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中年男人走上楼,一脸审视地看向 Smitty。

“扶他坐起来,他这么躺着没法吃。” 中年男人对男孩说着话,眼神却没从 Smitty 身上移开。Smitty 以为他会问自己些什么,但他只是盯着自己瞧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Smitty 艰难地坐起身,把燕麦扫荡一空,抹抹嘴发现男孩一直在看着他笑。Smitty 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可到了嘴边的’你是谁’还没出口,男孩就拿过空碗和勺子,一蹦一跳跑走了。

Smitty 在这个弗吉尼亚小房子的阁楼里躺了两个星期,现在已经能偶尔下地走动,也得知自己是被这个总是不肯好好走路的男孩子发现并且一路背回了家。叫 Desmond Doss 的男孩每天来给他送饭,有时也会在不是饭点的时候跑来阁楼,就只是抱着膝盖老老实实地盯着他看看,看着看着就笑起来,说些简单的,例如今天天气真好,我烤了二十个苹果派的话。Smitty 没花几天就意识到Desmond有些问题,也许是先天的,也可能是后来受了伤,总之他的脑袋大概停在了十二三岁。中年男人叫 Howell,开一家烘焙店。Desmond 大概是他收养回来的孩子,平时在店里帮工,偶尔来送饭的时候会带着面粉印子和香草荚的香气。Howell 毫不掩饰自己对Smitty 的防备心,Smitty告诉他自己是出了车祸,Howell 从鼻子里哼一声,显然没有信,但也没有再继续质问。

弗吉尼亚的天气美好得不真实,这间小阁楼也是一样。Smitty的身体渐渐好起来,却睡得一天不如一天——他频繁地想起自己在新奥尔良亲手烧毁的破屋子,想起自己所习惯的,合衣睡在驾驶座的生活——他闻着自己身上渐渐淡去却一直不散的血腥味,越来越想逃离这个安静香甜的地方。

Desmond 并不知道这个一身伤的好看男人都在想什么,但他知道这个人几乎从来不笑,甚至在吃自己做的糖霜饼干时也拧着眉头。Desmond 有点难过,他觉得严肃的Ryker先生笑起来一定更好看。这天下午,在店里忙完的 Desmond 去给花店的 Bertha送柠檬派。Bertha是个头发花白,和善温柔的小妇人,她捧着 Desmond 的脸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响亮的吻,一边翻找零钱一边迎接刚进店门的新客人。新客人是个高壮的小伙子,他结结巴巴地要了一大束玫瑰,颇有些窘迫。

“送给女朋友的?”  Bertha 眨眨眼睛。

“不不…我是说,暂时还不是女朋友,” 小伙子嘿嘿笑着,“希望很快会是。”

一直站在一边的 Desmond 似乎明白了陌生人是要买花送女孩子。

“她收到花,会高兴吗?” Desmond扯扯衬衫下摆。

“我不知道..额,我是说,会的,她应该会高兴地。” 小伙子满怀期待。

Desmond 突然咧着嘴笑开了,“我也要花!” 他凑近身子把下巴搁在柜台上,盯住新鲜的红玫瑰。

“噢我的小宝贝儿,” Bertha 也跟着笑得见牙不见眼,“你也要送小女朋友?”

Desmond 连忙起身摇头,一边吃吃地笑一边抿嘴胡乱把头发甩得到处乱飞,哼哼唧唧地表示否认。

Bertha包了一小束半开的红玫瑰,拍拍 Desmond 的脑袋把花束塞进他手里,“送给你小宝贝,希望你的姑娘也能开心。”

两眼亮晶晶的Desmond没听见后半句,他用力抱了抱总是像妈妈一样的妇人,一边说着一连串的谢谢一边跑出店门。

Smitty 坐在门廊上抽烟,阳光湿润温暖, 而他僵直着身体,与身旁的花花草草格格不入。

“Ryker先生,” 小心翼翼但难掩兴奋的声音从身侧传来,Smitty侧头看到喘着气的Desmond 捧着一把玫瑰花站在不远处。

Desmond 看上去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他张了张嘴,还没说出半个字却又先笑起来,漂亮的大眼睛眯成缝,歪着头把嘴唇扯成薄薄的两片。Smitty 默默把烟扔在脚下碾灭,瞅着因为组织不出语言而在原地兔子蹦的男孩。而没蹦出什么名堂来的 Desmond 干脆不说话了,而是直直朝 Smitty 小跑过去。Smitty 忍住跳起来的冲动把自己定在原地,Desmond 贴着他的膝盖站在面前,把手里的花往 Smitty 怀里一塞就想走。但刚转身,他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转回身睁大眼睛伸出胳膊,轻轻捧住了 Smitty 的脑袋,学着 Walter 太太的样子在Ryker 先生好看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还特意发出响亮的一声’啵’。

献完鲜花和香吻的 Desmond 红着耳朵飞快跑走了,留下怀里突然多了一束玫瑰花的 Ryker 先生长久以来第一次不知所措起来。 

 

TBC


塑料项链和撩起上衣的少女*: 新奥尔良的波本街可以算是酒吧一条街+红灯街,到处都有卖花花绿绿劣质塑料珠子做的项链,游客会买来套在脖子上,阳台上喝酒的人也会把项链往下扔。很多在底下的少女(多是喝多了游客)会掀起上衣露出胸来‘闪’别人,而看到的人会扔项链给她们。

(说起来大晚上三步一堆酒瓶子五步一对酥胸,也是很咸湿了。)

 


其实比图上脏多了。


评论 ( 31 )
热度 ( 120 )

© 妘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