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des/Thominho/红银/锤基/Brolin/AM/SD/苏靖/孙朴/...逆都吃

【Smides】巴别塔海棠 02 柠檬舒芙蕾

前杀手Smitty X 小傻子Desmond

预警和梗概见 Chapter 1 拖了好——久的更新,要努力提升坑品。

(Smides坑底还有人么T-T)


Chapter 2 柠檬舒芙蕾

前情提要:Desmond 捡回了受伤的的Smitty。有一天, Smitty 突然收到了一束花和一个额头吻。


Smitty 把鲜花插在自己的牙杯里。惨白的搪瓷衬得玫瑰愈发艳丽,他似乎觉得这花像阳光一样有些刺眼,把它们摆在了离床头远远的柜子上,但又忍不住时不时偷瞄上两眼。

男孩给他塞过花以后更加频繁地出现在他眼前。有时候是光明正大的,有时候偷偷摸摸藏在自以为Smitty看不到的角落。而在Desmond见过了插着花的牙杯并且不小心看到用手捧着水漱口的Smitty之后,Smitty在某天清晨看到牙杯旁边放了一只琥珀色的漂亮花瓶。

花瓶在晨光中清亮剔透,让Smitty想起来一个人的眼睛。他的呼吸突然变得乱糟糟的,Smitty跳下床,猛的把花瓶拿开,却在走到楼梯口时又烦躁的抓挠着头发返身回到了玫瑰面前。他抱着胳膊瞪着花,仿佛在和谁置气。原地僵持了几秒钟以后又觉得自己简直莫名其妙,于是拧着眉头把花放进了新花瓶里,一片花瓣都没有碰掉。

看到Smitty重新用上牙杯的男孩站在水池旁边咬着手指冲他傻笑,仿佛得了个天大的礼物。一嘴泡沫的Smitty有点窘,却被男孩傻兮兮的脸逗得发出一声短促的笑。Desmond瞬间张大了嘴,亮晶晶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还没等Smitty问他怎么了,就像小兔子一样咬着嘴唇一蹦一跳跑远了。一头雾水的Smitty回过头,猛然在镜子里看到一个正在呆笑的蠢货,尴尬地干咳两声迅速漱了口。

正在厨房备货的Howell被一个猛子扎进来的Desmond撞了个满怀。男孩亲昵地抱住扶着腰哎哟哎哟的老Howell晃来晃去,被Howell按着脑袋轻轻推开,“大早上的发什么癫?”,他一点也不凶地轻声喝到。

Desmond没回答,只是期待地问,“还有多余的柠檬吗?”。

Howell遮瑕停下了手上的活,插着腰看向他,“你要做舒芙蕾?”。

“嗯!” 没得到回答的Desmond早就自己去翻水果箱了。

Howell满脸狐疑地端起一打刚烤好的牛角面包出了厨房,在走廊遇到洗漱完的Smitty,从上到下打量了一圈后嘟嘟囔囔道,“你是干了什么好事...”

Smitty 没听清,“啊”了一声。但Howell抬抬眉毛就走开了。

刚走近厨房Smitty就闻到了浓郁的柠檬香,他心想今天的早餐难道就是柠檬,却看到了正穿着围裙挤柠檬汁的Desmond 。刚刚还饿极了的Smitty这会儿觉得自己脑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分给食物的空间了。Smitty很少在清早的厨房看到男孩,这个时候Desmond一般会在店里整理橱窗,准备迎接第一批客人,而他的早餐一般会被直接搁在料理台上—实际上现在料理台边缘确实有一个香喷喷的切达培根牛角包和一杯蜜桃汁,但Smitty根本无暇注意它们。

厨房有一个四格百叶窗,六七点的阳光斜斜地打在Desmond身侧,毛茸茸的棕发边缘被镀上一层浅金色的边。听到脚步声的男孩抬起头,看清来人后开心地喊了一声 “Ryker 先生”,就又低下头开始忙活。Desmond的袖子被高高地卷起来,胳膊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显得可爱极了,洗的干干净净的双手握住半个柠檬用力挤压。小臂和手背上隐约显露出青筋,柠檬汁顺着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红的指尖滴下来落在搅拌盆里。

Smitty 盯着男孩湿淋淋的手指,慢吞吞走到他面前,“在做什么?”

“等一会儿就知道啦。” 一向有问必答的男孩这次却调皮地不肯直说。

Smitty怀疑自己根本没听清Desmond说了些什么。Desmond忙着搅拌面糊,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额头几乎就要碰到Smitty的鼻尖,不自觉屏住呼吸的Smitty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他看到男孩松软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有几撮头发悬在眼睛前面。肺快要爆炸的Smitty鬼使神差伸出手把遮挡男孩视线的刘海拨到耳后,然后小心翼翼地重新开始呼吸。

Desmond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和气息吓了一跳,差点把柠檬汁挤到自己身上。他仰头瞅着Smitty,发现他只是在帮自己理头发以后又放松下来,冲面前的人咧开嘴笑起来。

Smitty似乎忘了把手拿下来。他的拇指还触碰着男孩的耳廓,手里的头发好像下一秒就又要滑出去,而 Desmond看上去完全不在意。他看到凑的很近的一张小脸,觉得自己有点晕—可能是饿的,Smitty想。

六月的弗吉尼亚已经很暖和了,他注意到男孩鼻尖上挂着小小的汗珠。汗珠就快要掉下来了。Smitty突然紧张起来。他把手指从Desmond耳后挪到面前,迅速抹去了那滴汗珠。Desmond皱皱鼻子,仿佛很高兴有人替他处理了鼻尖上的麻烦。Smitty终于想起来该把手拿开了,但那张热烘烘的脸却追着他的手粘了过来。Desmond伸着脖子,干脆把脸颊和额头上的汗一起蹭到了那只干燥而舒服的手上。

Smitty没预料到这个。就着他的手擦完脸的小家伙抬起头得意似的冲他笑,又没事人一样继续专心做起了他的点心,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已经僵硬到快要昏死过去了。

Smitty逃命一样拿起自己的早餐—谢天谢地他还没有连这个都忘了—就往外走。被蹭了汗水的手差点没端稳盘子,他站在门口心惊肉跳地稳住自己的早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转过身。

“Smitty。” 他冲Desmond说。

Desmond 疑惑地哼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没明白。

“叫我Smitty。” Smitty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用这幅嗓音说话。

Desmond 又一次开心得仿佛得到了一整个游乐园。

“Smitty?” 男孩试探着喊了一声。

Smitty觉得自己化成了面糊。

“Smitty Smitty Smitty!” 男孩太喜欢这个名字了。气流冲击牙齿,然后上下唇轻碰,舌尖扫过上颚前端又很快离开。重复着这个名字许多遍的Desmond想起了花店里那只小猫咪。那只猫咪喜欢抱着人的手舔舐啃咬,并不很疼,细细的牙齿和带着倒刺的小舌头总是让他感到酥酥麻麻又十分开心。而现在,每喊一遍这个名字,Desmond就觉得有一只小猫咪在舔咬他。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傻乎乎的一边笑一边摇头。

看着男孩犯傻的Smitty觉得自己完蛋了。他故作镇静地走出厨房,吃掉了冷掉的早餐,觉得胃被填满的同时开始一阵阵发热。

Smitty 现在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每天早晨他会去帮老Howell理货。今天他得把十几袋面粉扛到仓库去。扛了没几袋的Smitty突然看到一个小跑的身影。Desmond 笑嘻嘻地冲他跑过来,双手背在身后。

Smitty想起上一次男孩背着手来找他的时候给他塞了一束花,而这一次,他猜男孩手里应该是刚刚在做的点心。

“Smitty!” 男孩站在面前喊他,话音落下以后一副尝了巧克力的样子。Smitty知道Desmond喜欢喊自己Smitty而不是Ryker先生—开玩笑,他的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了。

“怎么了?” Smitty明知故问。

Desmond看上去既急切又害羞,“你闭上眼睛。”

Smitty乖乖放下面粉袋闭上眼睛。

“张嘴啦。” Desmond语气中的兴奋藏都藏不住。

Smitty忍住笑张开嘴,随后尝到了一块松软湿润的蛋糕。

柠檬舒芙蕾。很常见的,Smitty这个粗人都知道的点心。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舒芙蕾。蛋糕糕体充满了整齐的小气泡,蓬松得像一块云,柠檬香和蛋奶香混合得恰到好处,每一口都是最美妙的初夏的味道。湿度刚刚好,既没有太干也没有过于粘连。 Desmond把蛋糕塞进Smitty嘴里的时候指尖擦过下唇,Smitty眼前仿佛有柠檬味道的烟花,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简直,这真的,太棒了,” Smitty 结结巴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一般人说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柠檬舒芙蕾可能不会有人信,可是Smitty看着Desmond这么说的时候,Desmond觉得就算他说自己是个神也会信的—况且Smitty是真的觉得很好吃,要知道他平时对甜食并不很感兴趣。

Desmond明显放下心来,把被掰下一小块的舒芙蕾塞进Smitty手里,又哒哒哒地跑回店里去了。

Smitty晚些时候在仓库看到Howell.

Howell 一副洞察一切的样子,“他只有在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做柠檬舒芙蕾。”

Smitty刚要开口问为什么,Howell哼了一声,“我只吃到过不到五次。”

Smitty 诧异的同时又有一点小小的得意,也许还有那么些不好意思。

“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Smitty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这种点心挺常见的,但他看起来,看起来,” 

Smitty还在想着措辞,Howell白了他一眼。

“我在孤儿院门口捡到他的时候,这孩子手里抓着两个柠檬舒芙蕾—他妈妈最后给他的东西,”  Howell脸上难得出现伤感的神情,“他最喜欢这个,但从不轻易做。” 


TBC

(暗搓搓求评论一起玩



评论 ( 24 )
热度 ( 82 )

© 妘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