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互攻/锤基/Smides/Thominho/冬寡/红银/Brolin/AM/SD/苏靖/孙朴/...逆都吃。叉冬炮灰单箭头。

【Smides】巴别塔海棠 03 她爱你

前杀手Smitty X 小傻子Desmond

预警和梗概见 Chapter 1 ,修了一下花店老板的设定,不影响阅读。

我真的要提升一下坑品了自己都看不下去。不过还是暗戳戳求评论玩耍啊南极圈小伙伴们 T-T

很没自信的一章

Chapter 2

 

Chapter 3

前情提要:Desmond 得到了直呼Smitty名字的允许,而硬汉Smitty得到了世界上最棒的柠檬舒芙蕾。

-11年前-

那是一个雨天。六七岁的小男孩衣着整齐,手肘膝盖处却隐隐有快要磨破老旧布料的迹象。孤儿院门口窄窄的屋檐就快要挡不住越下越大的雨,男孩的脚趾已经感觉到了入侵的雨水,冻得直哆嗦的手上攥着一只破旧却干净,装着糕点的小铁盒。Desmond 快要忍不住眼泪了,他一遍遍试图从1数到100,却总是在中间出差错。妈妈说只要从1一个不落地数到100,就能吃掉那两个舒芙蕾当做奖励,就像他们在家总做的那样。可 Desmond 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他越着急越数不好,雨水渐渐打湿衣襟,眼泪再也憋不住地顺着脸颊和雨水一起落在鞋面上,小小的鼻尖上都挂着大颗大颗的泪珠。

退伍兵 Howell 就是在那么一个雨天捡回了湿淋淋小狗一样的小Desmond。硬汉Howell有一颗棉花糖一样的心,他一边骂骂咧咧抱怨哪家天杀的会这么把孩子丢在路边,一边小心地抱起哭到睡着的小孩子,撑起衣服给他挡雨。

Howell 家从不存放零食,他只好热了一小锅牛奶,把小男孩一直抱在手上的点心重新烘烤暖和端给他。Desmond 收拾干净以后缩在厚重的毯子里一言不发,在闻到混着牛油味道的柠檬香以后又忍不住红了眼睛。Howell手忙脚乱地一手拿盘子一手拍拍男孩的背,眼泪在蜷缩成一团的Desmond 收到安慰的一瞬间又落了下来。他又饿又怕,试探着拿起一颗舒芙蕾蛋糕用门牙咬了一口。蛋糕的味道是这个雨夜唯一熟悉的东西,Desmond 在 Howell不知所措的目光下就着眼泪吃掉了它们,最后一口咽下肚的瞬间,小男孩盯着空空的盘子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任由眼泪一路打湿下巴和脖子,然后把脸埋进抱在胸前的膝盖间不肯起来。

Howell试着寻找过Desmond的家人,但随着漫长的杳无音讯和Desmond 越发明显的缺陷,他意识到这个小男孩是彻底地被抛弃了。他不舍得把这个特别的孩子送去孤儿院,便磕磕绊绊学着把他带大。镇上花店的老板娘 Bertha 时常会帮忙照顾,Bertha的那位老酒鬼Tom在清醒的时候也会偶尔给Desmond讲些不着边际的故事,而 Desmond 总是听得很开心。十多年来,小镇上几乎没有人不爱这个有些傻乎乎,却总是蜜糖一般的小孩,而慢慢长大的 Desmond 也渐渐不总是在雨天抹着眼泪要妈妈。

-两个半月前-

这天阳光很烈,Desmond照例在无事的下午像山羚羊一样到处奔跑蹦跳。小镇边缘靠近公路的地方开阔荒凉,通常没什么有趣的玩意儿,所以当他拨开一人高的野草看到一辆快要散架的皮卡,还有驾驶座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时吓了一大跳。Desmond跑去开门时被铁皮烫到了手,把里面的壮汉扛出来时他觉得这个人身上也烫得骇人。昏迷的 Smitty浑身是血,闻起来像个屠宰场,安静的脸上却出奇地没有攻击性。乱糟糟的浅金色短发被汗水浸湿成一簇一簇的,甚至让他看起来有点好笑。小镇上长大的 Desmond 从没见过这样的人,他好像一个探险家发现了被遗弃的恐龙蛋,小心翼翼地把Smitty 背起来,艰难地朝家里跋涉。

这可比独自一人四处跑跑跳跳困难多了,没多会儿 Desmond就出了一身汗。背上的人悄无声息,Desmond 被汗水浸透了,即使太阳晒得厉害,他也有了一种空气和温度被逐渐抽走的错觉。一开始的好奇很快随着疲惫的加剧消失,汗水,大颗大颗的汗水混着 Smitty 身上的尘土和未干的血流下来,砸进土地里。无法抬头的 Desmond咬牙撑到了家,吓坏了外出回来的Howell。

小家伙对自己捡回来的大个子格外在意,把他安置在阁楼以后,Desmond总是想方设法跑上去摸一摸他的额头,探一探他的呼吸。Smitty昏睡的时候,他轻轻把耳朵贴上缠了纱布的胸口,听到有些虚弱但仍然鲜活的心跳以后总是会莫名开心起来。Howell 对他这种老母鸡一样的行为吹胡子瞪眼地表示了不满,而Desmond总是会去抱抱他——Howell虽然不会承认,但这孩子甜甜的一个拥抱永远让他无法生气——然后固执地小声说着“我的,我的”,再同往常一样轻手轻脚蹦上阁楼。

当然,在 Smitty醒来以后他可没这么说过。Desmond有点怕醒着的 Smitty, 他睁开眼以后好像就有些什么不一样了。傻小伙儿觉得这个人虽然住在他的家里,却总是让人觉得他并不在这儿——好像下一秒就要不见了,就要消失在他皱起的眉头里那些乌云里了。

所以尽管 Desmond不再贴着他的胸口听心跳,也会时刻躲在角落里偷偷瞅着他,在觉得那个人眉心的乌云不那么厚重的时候小声叫一声 Mr. Ryker, 接着在听到回应以后捂住嘴巴笑起来。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Desmond喊出 Smitty的一瞬间仿佛看到自己的恐龙蛋破了壳。他想要时时刻刻和自己的小恐龙——或者该叫大个子——呆在一起,呼唤他的名字,抱抱他亲亲他。而 Desmond也确实是这么做了——除了亲吻的那部分。

于是Howell “比儿子还亲”的小棉袄现在整天围着这个不知道来头的臭汉。拒绝承认自己心里很别扭的 Howell 想方设法地使唤 Smitty, 可惜Smitty从来不抱怨,惹得老头一肚子无名火。

Smitty 不怎么主动找 Desmond搭话,不过 Desmond知道他不讨厌自己,因为他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肩膀总会端的不那么平,后背总是紧绷的肌肉也会放松一些。Desmond在 Smitty 干活的时候会磕磕绊绊地讲一些他觉得有趣的事。比如 Bertha 的店里新进了一种“有那——————么漂亮的花花”——他张开手臂对着Smitty比了比。比如“我(捡到)的羽毛最漂亮最漂亮”。比如“今天一只山雀说她爱我”——Smitty 为这句话笑了出来,而看到他笑的 Desmond 惊喜地咬住手指,在他身边蹦蹦跳跳。

“她爱我!”

“她爱—————————我——————” 

Desmond重复着这句话,看着 Smitty 越笑越大声,自己也开始笑起来。正在修栅栏的 Smitty 不得不停下来,他挑起眉一边笑一边看小家伙手舞足蹈,在他差点踢到草地上的木条时伸手护住他。Desmond笑得不知道该踩向哪里,歪着身子扑进 Smitty 怀里抱住了他。

Smitty 被撞得闷哼了一声,低头却看到 Desmond 委屈巴巴却还带着笑意地指着自己被撞到的鼻子说,“Smitty痛——————”。

Smitty 乐坏了。这个孩子喊 Smitty 喊上了瘾,和他说什么都喜欢加一句 Smitty,全然顾不上文法对错。他小心地捏了捏 Desmond 的鼻尖,在自己的手被对方捉住时挠了挠小男孩的掌心,惹得他瑟缩了一下。

“Smitty 不痛”。他揉了揉还抱着他的男孩的头顶。

“Smitty 不痛”。 Desmond 跟着有样学样。

Smitty觉得这个小呆瓜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趣极了,他低头看见焦糖色的眼睛里有自己的倒影,眼睛的主人像一只快活的小鸟,在自己怀里扑楞翅膀。 Smitty想到小男孩说的那只山雀------山雀怎么会说爱呢,他又想笑了。但难道这片土地上和天空上会有哪怕一个生灵不爱这个被上帝咬过一口的甜蜜果实吗?Smitty思索了那么一小会儿,

“她爱你。”

“是的她爱你。”

Desmond 把下巴戳在 Smitty 的胸口,仰头张着嘴盯着他笑意满满的眼睛,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 Smitty 在回应自己的上一个话题。

Desmond开心极了,没理由的开心。Smitty 在焦糖色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然后听到了枫糖浆一样的声音,

“她爱你。”

“是的她爱你。”

TBC

这章修到我崩溃.....感觉写了毫无剧情的流水账,又不确定自己对人物的心理状态把握到了多少。有很多小的细节想要表达,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出来。

评论 ( 27 )
热度 ( 50 )

© 妘骓 | Powered by LOFTER